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 章节目录 第446章 黑子打架了
    一束强光射到大白布上,上下左右地摇晃调整,直到停到一处不动,突然响起某些“内行人”喊着开始了。

    果然,喇叭响起一声高亢的男声,“都找地坐好了,电影马上开始!”

    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就算偶尔有几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哭闹着,也会迅速被大人们给哄住,以免影响大家看电影。

    画面开始出现在白布上。

    这是一段关于防洪,防汛的宣传片。

    大部分不明就里的人们看清楚放映的内容时,有那些沉不住气的开始发出嘟囔声,但也不敢明目张胆。

    最多是一些半大小子喊着咋还不开始?

    这一段播放约有一刻钟。

    其他人如何不知道,反正关平安是看得津津有味。

    更不要说之后的重头戏。

    《小兵张嘎》

    据说这是新片儿。

    影片确实很精彩。

    尤其更受半大小子们的欢迎,小兵张嘎机灵得让人喜爱,而其调皮和恶作剧又让捧腹大笑。

    全程没有一个小孩四处走动,看到张嘎扎车胎并“活捉”罗金保,跟着大人们一起高声道好。

    看到张嘎打赌输后,为了保住木仓儿咬伤胖墩,并又堵人家的烟筒……各个乐得咯咯直笑的同时,估摸十里八村又得多几个调皮蛋。

    随着画面缓缓一帧帧而过,情节一步步的深化,张嘎为保护胖墩自己被捕;打死看押他的伪军并点燃炮楼等等。

    这无疑是一部成功的教育片。

    关平安隐隐约约地发现一点,要是她爹娘不反对的话,其实她自己最合适的就是走从军之路。

    在这一个冬日的夜晚,不知有多少孩子的理想如出一辙。

    “妹妹,你要是男孩子就好了。”

    这话,关天佑没说出口,但不妨碍他对军人的至高崇敬,也不影响关平安对小兄长的了解。

    电影散场,已经是午夜十一点多。

    大冬天看露天电影非常辛苦,尤其脚冻得像猫咬似的,一到换下一片子的空档,跺脚声是此起彼伏。

    他们还好。

    关平安是不会委屈自己。

    准备的很充分。

    但夜已深。

    该启程了。

    一场电影下来,余热还在,车厢内披着棉被围成一团的几个小孩,就连小豆丁马明河小嘴上还不忘他的“张哥”。

    很成功。

    小家伙一晚没惦记他娘。

    “哥哥,我今晚和你们睡哈。”

    “你会尿炕不?”

    马明河这个怒呀~

    “我都长大了。”

    小家伙赫然忘了他家还有洗了没干的湿褥子。

    小兵张嘎火了~

    火得一塌糊涂~

    野外雪地里打个雪仗,各个都要自称张嘎第一,吓得关平安是再也不敢跟着他们几个凑热闹。

    但再咋玩,耽误日常饮食可不行。

    这不,关平安被她娘亲大人派出去喊人回家吃饭了~

    可不对啊~

    关平安看着仨个无精打采的“小哥哥”们,“咋啦?”

    李长杰首先告状:“黑子打架了。”

    “汪汪汪~”

    关平安拍了拍腿边的黑子,“你又去欺负狗狗啦?”

    李长豪解释道:“屯里来了好些大人商量明天上山事情,他们的狗爬犁就停在队院那大门口。

    它过去就对那几条狗叫,有条狗不服气,被它给咬了。要不是我们去的话,那狗可要惨了。

    它这还不停,把那些狗全吓趴不说,非得它们听它的拉着爬犁跑一圈。那些大人们问谁家的,说要接种。”

    关平安:“……”

    “汪!”

    “气死我了,他们那些人当咱们黑子是谁啊?”

    “就是,都是些蠢狗,还想当咱们黑子媳妇。”

    “幸好有队长爷爷。”

    “人家够仗义。”

    “那咱们到底要不要黑子上山?”

    “咱们黑子还是太招摇,晚上得饿它一顿。”

    “不要吧,要不好好跟它讲道理。”

    “哎呀,现在是它想上山,咱们先说这个问题。”

    关平安不得不打断哥仨交谈,“队长爷爷提了让黑子上山?”

    “他没说。”关天佑一脸为难,“不过,刚才我们回来那会儿,三太爷爷私底下有让我跟你商量。”

    马三爷?

    换成第二个人,关平安都不带考虑一二。

    “黑子。你想不想上山?”

    “汪!”

    “傻!”

    “汪汪汪~”

    “妹妹?”关天佑一脸纠结。他懂老人家意思,按理是应该的。可进山好几天,万一他家黑子受伤了可咋整?

    “回家再说。”

    关平安更是对黑子的感情一点也不输于关天佑,但她相信她的黑子如将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而且,要是上山的人一切顺利回来才好说,要不然回头就会有人平白无故地把帽子扣在她家头上。

    或许老人家就是有这顾虑。

    “哥哥,赵爷爷这次有上山,我想黑子跟他身边,你看行不?”

    “你是担心有人说咱们家白占便宜?还是怕他们问咱爹去了哪儿?”

    “都有。”

    以屯里的规矩,围猎回来的猎物除了参与人员多分一份之外,剩下的等于就是整个屯子全村共享。

    你家人不去还能说事出有因,但要是连黑子这傻货都乐意参加,你还阻拦的话,那问题就可大可小。

    关天佑没好气地拍了下黑子狗脑袋,转身出了东屋。

    “记住!你看好赵爷爷就行,其他人喊你,别听他们的话,遇上危险就跑懂不?下回我带你们去报仇。”

    “汪!”

    “吱吱吱……”

    “你要跟啊?”

    “吱!”

    “也行,你熟悉地盘。”

    “不能带黑子捣乱懂不?”

    “吱!”

    “要是被我知道你又不听话,吃的全没了~”

    “吱吱吱……”

    守在东屋门口的关天佑若有所思地斜了眼她:妹妹,你露馅咯~果然有一个人偷摸着跑进深山!

    将黑子托付给人,不说关平安兄妹俩人提心吊胆,就李长豪哥俩也是无精打采,连出去冰上打滑,抽冰尜的兴致皆无。

    “两天了,咋还没回来?”

    关平安只好安慰自己的同时,也安抚住他们仨人,“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黑子还没娶媳妇呢。”

    这问题真不好回答。据关平安所知,黑子已经有好几任夫人,还替它生了一窝又一窝的小崽子。

    “咱们黑子和小黑说了,它们如今先立业后成家。”

    叶秀荷实在忍无可忍,笑出了声。

    又等了两天,终于在第五天。

    黑子带着小黑一路狂叫地从南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