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红楼春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余地 (大威天龙,订阅飞来!)
    贾蔷的突然翻脸,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https://www.duanwenshe.com

    毕竟,梅家和薛家都是以姻亲之族的身份前来拜访。

    梅家与薛家有亲,薛家和贾家有亲,而林如海则是贾家的姑爷……

    有这等关系在,就算发生些口角,也不至于如此决绝吧?

    他们却不知道,贾蔷在贾家本族都是一个无情的人,更何况这七拐八拐的所谓亲戚。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林如海与梅家,以及贾蔷与梅家,早已绝无半分情义可言。

    既然如此,不趁机打倒梅家,难道还等着梅家缓过劲来,再对付他们?

    当然,他不会亲自动手,也不会建议林如海亲自动手,只要将梅家父子拉下水,自有人会回报他们。

    翰林院的翰林们的确都有储相之名,但为何到头来真正成大器者不多?

    便是因为大多数翰林,在崛起的路上不会是顺风顺水,多数被人狙击掉了……

    就像此刻,贾蔷所为。

    “好胆!尔等这是要彻底撕破面皮不成?”

    眼见两个精壮带着煞气的盐丁走来,要“保护”梅淮下去,梅珍勃然大怒,一拍桌几起身怒斥道。

    贾蔷面色不变,看着梅珍淡淡道:“梅大人,若只我一人,我能做主,那么你们前来想以亲徇私,或许我就认了。毕竟我只是个小人物。可你也不想想,我恩师林盐院,还有半山公韩总督,他们哪个不是以身许国的国之干臣?为了江山社稷,为了亿万黎庶,半山公宦游边陲苦寒之地二十八载,任劳任怨,清名天下知,还有我家先生,四世列侯,前科探花郎,何等清贵的出身,只因一心为君父分忧,驻守扬州十三载,先亡嫡子,后丧发妻,连他老人家自己,都险些以身报国,却从无一句怨言。

    对这样的国之干臣,你这个翰林出身的清贵之官根本就不应该上门来说情。这本身,就是对我先生的侮辱。如今,我为了给你补过,让令郎趁机立功,你居然以为这是撕破脸皮?”

    梅珍这下彻底认清眼前这个少年的腹黑面目了,心中再无一丝侥幸,他拱手道:“是本官的不是了,此事,本官会自我弹劾一本,自请朝廷处置。还请阁下,将无知犬子放还。”

    贾蔷眼睛眯了眯,轻笑一声道:“我若如此做,岂不愧对了先生的教诲?梅大人,你还是请回吧,令公子乃是有功之臣,待盐院大人痊愈后,会亲自问他后,就将他放还的。”

    梅珍闻言脸色黑如锅底,眼神也和刀子一样看着贾蔷,咬牙道:“那林盐院,到底何时能痊愈?”

    贾蔷心知,对方心里怕已经将他千刀万剐,却并不在意,反而郑重道:“据御医所说,最迟,也不过一个月,年前总能好一些。”

    梅珍深吸一口气,点头道:“好,那本官就在一个月后,等盐院衙门放人!”

    他打定主意,等梅淮回来后,他立刻写信给诸同年、弟子、好友、座师、房师等所有能勾连上的人,发动对林如海和韩彬的弹劾。

    能否得逞是一回事,他要表明态度,以免之后被这两人,拿梅淮的话为幌子,对盐商下手。

    若是那样,梅家就成了无数盐商背后的巨擘的攻击靶子。

    至于这一个月……

    梅珍不信,在韩彬已经折返回金陵,林如海半死不活的情况下,盐院衙门还敢对八大盐商出手。

    齐家那只老狐狸,也不会答允!

    梅珍冷冷看了贾蔷一眼后,对薛明道:“君理兄,既然盐院林大人至公之人,六亲不认,我们就先告辞罢。”

    薛明还未说话,贾蔷就轻笑一声道:“六亲不认谈不上,只要不是怀着徇私之心上门的亲戚,家师和我,还是愿意招待的,譬如薛二叔。”

    薛明闻言,面色微微一变,在梅珍刀子一般的眼神下,干咳了两声,呵呵笑道:“我还是算了……”

    话未说完,贾蔷扬起眉尖,道:“薛二叔,令侄薛蟠薛文龙此刻就在衙门,他受了些轻伤,薛二叔不想去见见么?”

    薛明闻言愕然,他没想到,薛蟠居然会在这里。

    梅珍看到薛明的神情,就知道今日他被针对了,冷哼一声,一甩袍袖,转身离去。

    ……

    “蟠哥儿,你怎么在这里?”

    客房,薛蝌搀扶着他父亲,一起看着躺在床榻上装死的薛蟠,薛明沉声问道。

    他进门先把薛蟠从头到尾看了几个来回,除了额头有处包扎外,其余都没甚问题。

    关键薛蟠吃的油光满面,肥头大耳,怎么看都不像他表现出的将死之人……

    薛蟠见装不过去,干笑了声,却还是坚持“无力”道:“二叔父,我是南下来办正事的……”

    “办正事,办什么正事?”

    薛明太了解这个侄子了,半个字也不信。

    薛蟠自然不敢告诉薛明,他是因为花了十万两买了个花魁,在京城混不下去了才出京躲风头的,素来大大咧咧的他,这会儿灵机一动,居然想出了好借口!

    只见他痛心疾首神情略显浮夸的说道:“二叔不知,我家被下面人坑苦了!”

    薛明见他这样,皱眉道:“什么下面人?发生了什么事?”

    薛蟠“唉”了声,骂道:“那球攮的张德辉,我和妈那样信任他,将丰字号大小事都托付给他,原以为他是个好的,谁知也是个反叛肏的!”

    薛明闻言唬了一跳,喝道:“不要胡说八道!张德辉打你祖父起就在薛家做事,本本分分,你爹临终前还专门托付他大事,怎会是反叛的?”

    薛蟠闻言大怒,也不装死了,一个骨碌坐起身来,大声道:“他还是好的?若不是蔷哥儿,连我也被他给诓骗过去了。这几年各省交上来的账越来越少,我就觉得不对劲。后来发现,张德辉俩王八儿子居然连续三年报上来的都是亏空。”

    薛明闻言脸色凝重起来,干咳了几声后,用帕子掩口道:“纵如此,也未必就一定是贪渎了去吧?”

    话虽对薛蟠说,目光却看向了贾蔷。

    事到如今他哪里还不明白,此事背后必为贾蔷出面。

    对此,薛明心中警惕心大增!

    然而贾蔷却恍若未闻,丝毫没有解释之意。

    薛蟠继续大声道:“他先也不认,可我和蔷哥儿告诉他,若不自己乖觉些,就派掌柜的和账房去查账,真要查出来,非弄死他们一窝子反叛肏的狗东西!他这才认了,带他俩狗儿子来,说是贪了二三万去,我本也认了,可后来一琢磨,这光是银子啊。这些年他们贪的银子,难道不买宅子,不买门铺,不买庄子?结果再一逼问,果然,张富张贵两个狗东西一起贪去了十二三万!二叔,你说我要不来,能成吗?你还说帮我照看着……”

    薛明闻言,苍白的脸上浮现愧色,愈发咳嗽起来。

    其子薛蝌性子并不活跃,这时才开口道:“兄长,父亲这几年身子骨一年比一年差,如今大半光景都卧病在床,纵有此心,也实在艰难照看,还请堂兄见谅。”

    薛蟠闻言,忙站起身来,上前搀扶薛明埋怨道:“二叔既然病到这个地步,怎不早点写信告诉我,大侄子我给你张罗名医啊。薛蝌也是不顶事……”

    见他如此,薛明心里多少欣慰一些,好笑道:“你才多大点,能照顾好你娘和你妹妹,就不错了。”

    薛蟠闻言不乐意了,道:“二叔太小瞧人,我十来岁就开始支立门户了,还照顾不好你们?二叔也别拿老眼光瞧人,不是我自己吹捧自己,如今薛蝌可比不上我了。”

    薛明呵呵笑了笑,又狠咳几声,且越咳越凶,用帕子遮掩了半晌,再拿出帕子一看,那片殷红着实刺痛人眼。

    薛蝌见之,登时跪倒在地,放声大哭起来。

    薛蟠见之也唬了一跳,落下泪道:“怎到了这个地步?这还了得?这还了得?”

    这个年头,咳嗽吐血基本上和判定斩立决没甚分别。

    薛明虽然是他父亲的庶出兄弟,早早分家出去单过。

    可在薛蟠看来,不管怎样也是他亲二叔。

    在先前他父亲没的那些年里,要不是这个二叔帮忙支撑,丰字号怕早就没了。

    他娘还担忧过薛明会来侵占丰字号家业,暗中提防着,可这些年来,薛明没对丰字号有过任何非分之念。

    这样的叔父,虽是庶出,他心里也是亲着敬着的。

    薛明却好似一切都看开了,虽看起来愈发严重,喘息都难,他还是面上挤出一些微笑来,缓缓道:“原本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蟠儿你。你从前……素来不大稳妥。却不想,如今也大了,能顶事了。往后,一定要看顾好你娘和你妹妹,也莫要再惹是生非,好生过日子。若如此,大哥的在天之灵也安心了。”

    这番话说的薛蟠眼中热泪不断,哭道:“二叔,你可别这样说,听起来就像立刻要不行了。我现在就去给你寻名医……咦?”

    薛蟠忽然一个激灵,一个猛回头看向贾蔷,激动道:“蔷哥儿,给你岳父老子看病的太医走了没有?”

    “……”

    贾蔷简直震惊,问道:“你说什么?给谁看病?”

    薛蟠一拍大脑瓜,道:“就是给金沙帮主看病的人,他闺女不是你小妾么?还有给林盐院看病的太医……能不能请来救救我二叔?”

    贾蔷打量了薛明、薛蝌一番,点头道:“我去请请,至于成不成,不敢保证。”

    ……

    ps:怎还有书友觉得主角在无原则的偏帮薛蟠,薛家自祖辈起耕耘了几十年的丰字号都快姓贾了,更别提那二三十万两银子的“启动资金”,我都快不好意思再往多里写了,居然还有书友觉得太无原则的帮人了,握了棵草的,大佬们一个比一个心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