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医狂妃甜且娇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四章 他一定是我弟弟
    瑶妃敛着眉,眉宇间遍布哀伤。https://www.shubaozu.com

    她盯着画像看了好半晌,才放在一旁深深地叹了口气,“画这幅画的是什么人?”

    “是老七手下的一个画师。”秦偃月衬度着,“瑶妃娘娘,虽然我知道这很痛苦,但,这真的是一件大事……”

    “这个人画工了得。”瑶妃打断她的话,说了不相干的话题。

    秦偃月皱着眉头。

    她知道瑶妃娘娘已经不想提及过往那些不开心的事。

    但,此事事关重大。

    “我猜测着,这画像应该是听人描述画出来的,这里面的好些人已经死了。只听描述就能将人画成这样,实在令人惊叹。”不等秦偃月再次开口,瑶妃默默地感叹。

    “偃月,别露出这种愧疚表情,我没事。”她轻笑着,“我是真心感叹这个人的画工。”

    “那些事我早就放下了,我要是真放不下,上午那会就不会跟你提这些了。这画像上的人,是曾经买下我,又将我卖掉的那些人,这里头还有人贩子。”

    她垂下眸子,手指轻轻地捏住被子,藏住颤抖。

    “就算只有两三分相似,我也认得他们。”

    就算时间久远,就算化成灰,她也不会忘记。

    “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难过之后,她又有些担忧,“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已不计较这些事,你不用为我做到这种地步的。”

    不管是曾经的买家还是人贩子,都已经受到了惩罚。

    她活得好好的,已经足够了。

    “不,我没特意去找这些人。”秦偃月抓住她的手,“你上次跟我说过,你经常做一个梦,梦到一株大柳树,要好几个人合抱才能抱过来,是不是?”

    “嗯?”瑶妃不解其意。

    “我想,那个地方应该名为大柳村,那里的人家全部姓柳。”秦偃月道,“你做梦梦到的地方,应该是那里,也就是说,你能找到你的家人了。”

    瑶妃微微瞪大眼睛。

    她眼中满是震惊,“偃月,这,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秦偃月深呼吸一口。

    事到如今,有关瑶妃娘娘的身世几乎可以确定。

    结合柳驰和东方璃所描述的,能够将这件事完整地串起来。

    “我给你讲个故事如何?”她道。

    瑶妃点点头。

    “大柳村有一户人家,生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小姑娘在很小的时候被人贩子拐走。那户人家为了寻回丢失的女儿,耗尽家财,辗转各地,却一无所获。”秦偃月说。

    “周围所有人都劝他们,丢了的孩子很难再找到,不如趁着年轻再要一个。他们不死心,一直在寻找,一年年过得飞快,那孩子还是没有半点消息。”

    “时间越来越长,悲伤的夫妇终于决定再生一个孩子来缓解对女儿的思念。于是,他们生了一个儿子。儿子的到来,并没有减轻他们对女儿的思念,反而勾起了他们的回忆。妻子常年忧思,抑郁成疾,没多久就去世了。丈夫拉扯着儿子长大,等到儿子十岁那年,也跟着去了。”

    “他们临死之前,将寻找女儿的事托付给了儿子,儿子年岁尚幼,入了少林寺,当了俗家弟子,学成后遵循父母遗愿寻找姐姐,于是,辗转来到了闻京城。”

    秦偃月看着瑶妃,“阴差阳错,那少年进秦府做短工,遭人欺骗欺凌,我无意间救下了那个少年,并承诺帮助他寻找姐姐。”

    “这些画像正是老七循着少年给的线索调查出来的。”

    瑶妃听着秦偃月的讲述,不自觉,已是潸然泪下。

    明明很常见的故事,却像是碰触到了心底最深处一般,满腔的悲伤和思念涌上。

    她擦着眼泪听着,听到最后一句时,身体剧烈颤抖起来。

    偃月说这些画像是老七循着少年给的线索调查出来的。

    而,画像上的人,正是拐卖她的人们。

    一个大胆想法涌上心头!

    在心头不断回荡,回荡。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偃月,眼泪汹涌,“偃月,你,你的意思是……”

    “我就是少年要找的姐姐?”她用了好大的功夫才将这话说出来。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瑶妃没等她回答,已是泣不成声。

    她捂住脸,“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种事?”

    “天呢。”

    哭声从最开始的无声到小声啜泣,再到嚎啕大哭。

    “瑶妃娘娘……”赤箭看得心疼。

    “赤箭,让瑶妃发泄一下吧。”秦偃月制止了赤箭。

    瑶妃哭了好一阵才稍稍平复了心情。

    “偃月,赤箭,对不起,让你们见笑了。”她擦了好几手绢的眼泪鼻涕,“这消息来得太过突然,我有点反应不过来,一时失态……偃月,我……我觉得我就是那个孩子要找的姐姐。”

    在偃月讲述这些的时候,她的脑海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划过。

    一直以来,丢失的记忆慢慢回归。

    脑海深处浮现出来的音容笑貌不断清晰,仿佛里,能看到他们笑容满面地喊着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久违的感觉涌上,她控制不住自己。

    “我一定是他姐姐。”她又补充道。

    “嗯,我不敢相信天下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才将这些画像带你来看看。”秦偃月道,“现在看来,这事没跑了。”

    瑶妃娘娘就是少年要找的人。

    就是少年失踪多年的姐姐。

    “他是我弟弟。”瑶妃重重地点头,“一定是我弟弟。”

    她从那堆画像中拿出一张,“肯定是这张。”

    “我能感觉到,我看到这张画像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她说着,捂住胸口。

    心在砰砰直跳,又惊喜又激动。

    “偃月,我弟弟。”

    “他就是我弟弟,一定是我弟弟。”

    她抱着那画像语无伦次,刚停下来的眼泪又流下来。

    “嗷呜……”

    “喵!”

    “嘶……”

    从刚才开始,屋外就吵闹得很。

    动物们在嘶吼着,在示威,叫声凄厉。

    院子里那只不太叫的狗也开始猛叫。

    就连后院的老虎也仰天嘶吼。

    声音巨大,惊天动地的。

    没被拴着的动物们都来到门口,隐隐,有暴动的迹象。

    赤箭想出去看看。

    “哐哧!”

    这时,门被大力撞开,一头半大的牛率先闯进来。

    紧接着数十只猫争先恐后地涌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