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 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 > 第7卷 第2552章 赏她个位分
    苏陌凉了然点头,沉吟之际忽然感觉有股强烈犀利的视线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可当她抬头望去时,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看到在场的宾客们全都徜徉在冉舒清的琴音里无法自拔,竟连楼夜渊也不例外。

    他紧紧盯着冉舒清,眸底浮动着显而易见的愉悦和欣赏,也不知道欣赏的是冉舒清这个人还是她的琴技。

    或者两者都让他极其的满意,竟是瞧得目不转睛,忘乎所以。

    这还是苏陌凉第一次见到君颢苍的眼里出现除了她以外的女人。

    也是第一次见他对其他女人露出这样的神情。

    她实在想不到,曾经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任谁都入不了法眼的男人,如今却跟其他男人一样纵情声色,实在令人失望。

    不!不对!

    她又忘记了,眼前的人是楼夜渊,不是君颢苍!

    君颢苍已经消失了,坐在高位上的这个男人不过是顶着他的躯壳,一心想折磨自己的仇人而已。

    深爱她的那个灵魂,早已被这场寒冬埋葬,失去了为她悸动的心跳——

    想到这里,苏陌凉失落的收回了目光,沉坠刺痛的心仿佛被灌入了寒风,裹上了冰雪,冻得又冷又硬,让她脸色也随之苍白了几分。

    然而她将情绪掩饰得再好,也依然没有逃过楼夜渊锐利如鹰的目光。

    不知是为她的黯然神伤而高兴还是对冉舒清的琴技大加赞赏,待一曲作罢,楼夜渊二话不说,便掷地有声的大喊一声——赏!

    听到魔尊大人亲口赏赐,不止冉舒清一脸惊喜,就连一把年纪的魔帝都兴奋的大笑起来,提醒道,“哈哈哈,清儿,还不赶紧谢过魔尊。”

    冉舒清本来只打算亮个相,在魔尊面前博个好感,哪知道竟会有意外之喜。

    而且听魔尊的口气,看他的神情,似乎对自己的琴技十分的满意,倒是令她有些措手不及,以至于听到父亲的提醒才猛地回过神来,起身谢礼,“多谢魔尊大人赏识,能为魔尊大人弹琴是臣女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实在不敢邀赏。”

    “你弹得这样好,自是当得起赏赐的,乐清公主太谦虚了。”楼夜渊不赞同的驳了她的话。

    冉舒清显然没将赏赐放在心上,坚持道,“臣女能博得魔尊大人开怀一笑,已经是对臣女最大的赏赐了。臣女实在不敢奢求其他。”

    魔帝暗自观察了一番,确认楼夜渊对冉舒清颇具好感后,当即便壮着胆子提议道,“魔尊大人,臣这女儿从小就视金钱如粪土,赏赐再多于她而言也不过是身外之物。”

    “您与其赏赐她金银财宝,依臣说,不如赏她个位分,让她能日日陪伴您左右,替您弹琴分忧,或许更能让她欢喜呢。”

    冉舒清似是没料到父亲竟然当众提出这样羞人的话题,瞬间涨红了俏脸,羞愤的瞪了他一眼,“父亲,你胡说八道什么。”

    “你别不好意思,你仰慕魔尊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毕竟在场有谁不仰慕魔尊呢。”魔帝这么一说,倒是化解了冉舒清的尴尬,让主动求亲一事显得光明磊落起来。

    的确,上古魔神转世的魔尊,没有谁不仰慕,没有谁不敬服。

    冉舒清对其情窦初开,也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好遮掩的。

    只是大伙儿都没想到魔帝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坦坦荡荡的表明心迹,这份勇气和这份心机,倒是令人敬佩。

    因为这样的场合,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魔尊就算再不愿意也不好拂了魔帝的面子。

    不管怎么说魔帝对魔煞境意义非凡,又是魔尊的左膀右臂,魔尊要拒绝了岂不是自断羽翼吗?

    所以,结果显而易见,迎娶冉舒清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果不其然,魔帝话音刚落,魔尊便没有任何犹豫的点了头,“乐清公主天姿绝色,才华横溢,蕙质兰心,本尊也甚为欣赏。既如此,那就封乐清公主为贵妃,赐号嘉,如何?”

    苏陌凉没想到楼夜渊还真的一口答应,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哪知正好对上了他那闪着寒芒,锋利如刀的眸子。

    那眼神仿佛是蕴藏在黑夜里的猎豹,要将她一眼看穿似的,带着极强的侵略性。

    苏陌凉顿时被刺得心脏一颤,招架不住的移开了视线。

    可她却明显的感受到那道如泰山压顶般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威压依然落在她的身上。

    此时的冉舒清虽身处喜悦之中,但还是没被喜悦冲昏头脑,敏锐细心的她很快发现了两人转瞬即逝的眼神交汇。

    明明说着她的封赏,却望着苏陌凉的方向,其中含义她不敢去想。

    只是没能争取到皇后之位,只能屈居贵妃,本就让她生出些失落。

    再加上两人悄无声息的眼神对视,她心情就更加沉重了几分。

    但这样的情绪很快被她压制了下去,脸上几乎下意识的扬起了明媚的笑容,瞧不出任何端倪的感激谢恩,“谢魔尊大人垂青。”

    魔帝其实也对贵妃之位有些不满,可魔尊亲口说了出来,断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好在魔尊刚回宫,还没有皇后的人选,他女儿现在是贵妃不代表一直都是。

    以他女儿尊贵的身份和那讨人喜欢的性子,成为皇后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许是想通了这一点,魔帝从善如流的点头,向冉舒清投去了赞赏了目光。

    他这女儿这般宠辱不惊,一看就非池中之物。

    在座的其他宾客见魔帝为冉舒清求来了位份,也跟着蠢蠢欲动,纷纷起身举荐起自己的女儿,夸赞的词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撒。

    要不是他们的女儿就坐在殿内,大伙儿还以为是仙女下凡呢。

    可见这些人为了权力地位,不要脸到了什么程度。

    而魔尊更是来者不拒,直接让人将这些女子的名字登记在册,改日另行册封。

    看到这里,苏陌凉算是失望透顶。

    楼夜渊注定不是君颢苍,他跟这些攀附权贵的嘴脸一样的肮脏。

    论起来,春风坊的姑娘都比他们干净,比他们高尚。

    想到自己还不死心的对他心存幻想和期待,不死心的想要从他身上找到君颢苍的影子,苏陌凉就觉得自己可笑到了极点。

    然而,就在苏陌凉嘲笑自己愚蠢天真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重重砸在了她的头上——

    “除此之外,本尊还欲封赏苏陌凉——为选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