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 天字第一當 > 章节目录 第1029章 逆命
    第1029章 逆命

    说到怪病的时候,宋青并没有直接开始讲,而是打开自己的手机相册开始从里面翻看照片。

    等她找到了,她便又说:“我拉一个群,然后把照片发群里,你们自己看下。”

    我们点头,然后纷纷掏出手机。

    宋青先把我拉进群,我再拉所有人的进来,之后宋青的照片也是全部发了进来。

    照片的人全部躺在病床上,骨瘦如柴,身上还有很多的抓痕,他们的脸上、脖子上,以及胳膊、大腿全部长满了水痘,那些水痘是墨绿色的,有的还闪闪发亮,好像是一颗颗绿宝石镶嵌在人的身上似的。

    而躺在床上的人,表情痛苦,大部分人是闭着眼的,就算少数睁着的也是双眼无神,眼神中看不出对这个世界有任何的期待。

    我们翻看那些照片,宋青就说:“这些人得的病,我们暂时命名为虫卵病,初步推断和某种祸根胎有关,不过祸根的能力,我们x小组已经分析过了,暂时没有答案。”

    说着,宋青把一张照片的人脸放大,然后指着那人脸上的墨绿色的水痘说:“这些水痘都是虫卵,这些人发病之初,只是觉得全身瘙痒,想要洗澡,身上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发病三天后,这些人身上的毛孔就会出现黑色的斑点,身上的瘙痒也是会慢慢的停下来,然后人就开始消瘦,体重锐减。”

    “发病四天后,身体上开始冒出墨绿色的水痘,这个时候的人,就开始变得没有力气,只能卧床不动了。”

    说着宋青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又补充说:“这些人身上有很多抓痕,都是在前期身体瘙痒的时候自己抓出来的。”

    我则是问宋青:“已经有人没了吗?”

    宋青点头说:“是的,死了几个超过六十岁的老人,他们的身体很弱,被折磨了几天,人就没了,在老人死了之后,那些水痘也会变成黑色,水痘里面的虫卵也会死掉。”

    “我们的人研究过那些水痘,发现每个水痘里面都有一到三颗的虫卵,那些虫卵成熟期大概要一个月左右,在这期间,人死了,那人身上的虫卵也会跟着死掉,那些虫卵寄生在人身上后,就成了人身体的一部分,人死,那些虫卵也会死。”

    说这些话的时候,宋青就对我说:“如果一个月后,我们仍找不到解决这件事儿的办法,那虫卵就会孵化出幼虫了,到时候我们不杀那些人,那些人应该也会被虫子给咬死了。”

    此时李成二就问:“把人身上的虫卵全部割下来不就行了?”

    宋青摇头说:“不行的,我刚才已经说了,那些虫卵已经连接了人的身体,甚至是命理,剥虫,等于是剥命,剥下几个、几十个,有的人兴许撑得住,可剥下上百个的时候,那人基本就废了,甚至是直接丢了性命。”

    “而这些墨绿色的水痘,发病人身上,往往有三四百个,最多的一个人,已经有上千个了。”

    听着宋青介绍这种虫卵病,我的身体都隐隐觉得有些不适了。

    此时邵怡也是问了一句:“村里有多少人得了这种病?”

    宋青就说:“那边一共三个村子出现了发病的人,好在控制的及时,并没有向外蔓延,其中偏门寨发病的人最多,全寨子总共四百多口人,有一百五十来人发病,其余的几个村子只有三四个发病的,也都控制起来了。”

    “这件事儿,我们做了严格的保密的措施,暂时没有在当地引起什么社会性的恐慌。”

    我这边则是问宋青:“对了,那边被山洪冲出来的古物,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宋青就说:“这个说起来比较复杂,不怕你笑话,x小组这边暂时没有定论,只能断定是唐代的东西,具体什么来头,还说不太准,可能和武周也有一些关系。”

    武则天?

    见我露出一脸的疑惑,宋青就说:“嗯,我们发现了一些玉器祭品,其中有一个是大足玉如意,大足二字,是武周女皇的第十二个年号,所以我们推断,从山里冲出来的东西,就是武周时期的一些遗迹。”

    我点了点头,还准备再问,宋青就摇头说:“好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你再问我,我也是只能和你扯皮,说不出太多的信息来了。”

    见状,我也不再追问。

    宋青安排了包机,我们当天就从省城飞了贵州,然后又从贵州包车去了苗岭的偏门寨。

    苗岭位于黔地的东南方向,一山隔开了长江和珠江水系,一山隔二水,也让这里的风水局格外的复杂,同时也孕育出了不少上好的风水穴位。

    同时,这里也是苗民的聚集地之一,山川之中,有很多的苗寨,以及一些不谙世事的老寨子。

    等我们一行人抵达偏门寨的时候已经晚上的十一点多钟。

    这边虽然通了公路,可却不是很好走,很多路段,蜿蜒的山路外面就是悬崖,这车子一个不小心就会栽下去,在这种路上开车,是不会犯困的。

    不光是开车的不会犯困,坐车的也不会犯困。

    偏门寨位于一处山谷的入口处,村子所处的地势并不高,我们进出这里的时候,有专门的人负责看守在村口,检查了宋青的证件后,才放我们进村。

    村子里灯火通明,街道上,一直都有巡逻的人。

    他们应该都是x小组和当地官家的人。

    进村之后,便有两个人来迎接我们。

    这两个人一个叫左山君,一个叫潘岩。

    两个人的实力并不是很高,充其量真人七段、八段的样子,他们目前是这里的负责人。

    简单打了招呼之后,他们就要把我们往住处领。

    邵怡则是说道:“宗禹哥哥,我想先去看看这里的虫卵病的病人们。”

    我笑了笑说:“行,我给你问问。”

    说着我便转头看向宋青,宋青也立刻笑着说:“行,那就去看看那些病人们,左山君,你来带路吧。”

    这左山君看起来三十来岁,可头发已经秃的很厉害,这也让他的脑门显得很高。

    潘岩岁数大一些,五十来岁的样子,身体矮小,手里还碰着一本书《朝野佥载》。

    那是唐人的笔记小说,其中记载了不少唐代的异人异事,而且有很多都是和宫廷有关系的。

    所以我就问潘岩:“潘前辈,你看这本书多久了?”

    潘岩就说:“最近才看的。”

    我点了点头,心中也是大概知道,那本书里面或许会有一些线索。

    我的心里也是开始检索书中的内容。

    这偏门寨人虽然不多,可村子却很大,因为这里山势的缘故,房子也不集中,时常是东一户,西一户的,中间能隔一里地没有房子的。

    不等我从书中想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我们就到了隔离病人的地方,这是偏门寨的一个宗祠,这是一个苗人的寨子,不过这里和外界联系紧密,村里人都会说汉话,也都用的汉姓。

    而这个宗祠,其实就是一片土楼。

    周围还新修了很多的帐篷,每个帐篷里面都有一个病人。

    左山君就给我们介绍说:“这里是一个临时的医院,这里人生命体征都比较稳定,就是他们进食困难,需要专门的人喂,有些甚至需要直接输营养液。”

    说话的时候,我们就随便进了一个帐篷。

    帐篷里的病床上,一个十二三的小女孩儿,他一身墨绿色的水痘,闭着眼睛,嘴里发出轻微的“哼哼”声,显然是被折磨的不轻。

    邵怡见状,就准备上手去把脉,宋青赶紧拉下说:“十三医师,且慢,这些水痘是会通过接触传染的,你还是不要碰了。”

    邵怡就说:“这些水痘破了,那些虫卵接触到新的皮肤,才会传染,一般的触碰是不会传染的。”

    我虽然不放心,可还是选择相信邵怡的话,也是对宋青说了一句:“让十三给看看吧。”

    宋青不拦着了,邵怡才将手放在女孩的手腕上。

    大概是感觉到了有人触碰自己,女孩儿又小声的“哼哼”了几下,仿若是在诉说自己身体的痛苦。

    邵怡把脉的时候,我也是把小女孩儿的命相顺了一遍。

    她的疾厄宫被数百个黑丝线缠绕着,那些黑线是外来的命线,却把小女孩儿的本身命理给捆绑了起身,并且还被侵占了。

    那些黑线通过吸收小女孩儿的命理,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命格也是变得越发的完整了。

    我也是瞬间明白,那些黑线,每一条都代表一个虫卵,而每一个虫卵在诞生的时候,都不具备完整的命格,也就说,它们是不具备成为生命的基本条件的,它们的存在是违逆天命的!

    看来这些虫卵的来头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