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027章 一条该死的蛇
    他这明显是在质问啊,梁爷爷冷凝着脸,单刀直入地说,“我只知道她跟了你不会幸福,说实话以她现在的条件跟谁不行非得跟你啊还有,莫少爷,以你的条件你勾搭谁不行啊干嘛非得揪着我家诺琪不

    放呢”

    “爱情它没有道理可言,没有这么多为什么。”南宫莫回答着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补充道,“这是一个世纪难题,很少有人能找到答案,而且也没有标准答案。”

    “既然你非得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那好,咱们来谈个交易吧”老爷子憋着心里的怨气,他拧眉问他,“要怎样才肯离开诺琪只要是我梁魏今生能做到的,我都给你做到了绝不食言”

    这老头下这么大决心要分开他们

    南宫莫淡定从容地品着茶水,那俊颜在晨曦中显得特别英朗。

    “我跟你说话呢”梁老爷子不悦地看向他,“你以为沉默就能解决问题吗你今天来这儿不就是正视问题吗”“我不会离开诺琪,也不会跟您谈条件。”南宫莫态度明确,表情有些淡漠,他迎着老人视线说道,“梁爷爷,我今天来只是想表明一下态度,不管您是怎么反对,我们都决定走下去,对于未来我和诺琪的观

    念是一样的,都是无所畏惧。”

    “你在挑衅我”老人白眉微皱,有些斥责地说,“你就是在诱导她”

    “不是,您不要误会。”男人悠然转动着手中酒杯,细细观察着上面的精致花纹,语调悠悠,“我只想告诉您,不管怎样我都会和她在一起,我会对她好,会专一,会全心全意地爱着她。”

    “我从来不相信口头承诺”梁爷爷扬高了声音,“你的情史在我们所有人心里都是根深蒂固的你这样的人就是花心大萝卜,还有,我可警告你了,你再想骗我家诺琪上床的话,我就找人打断你的腿”

    南宫莫心下一惊,却扬唇浅笑,眸中染上的妖治绝色诱人,笑话,不管是群殴或是单挑,他南宫莫都不可能吃亏的,怎么可能会被他打断腿

    “喝完这杯茶赶紧离开这儿,带着你买的那些东西,我不想再见到你。”梁爷爷冷着脸态度非常不好。

    这话在南宫莫听来觉得有点小过份,他想了想,没忍住地抬眸去看他,“如果是因为我奶奶,您对我也怀恨在心的话,我只能说您的心眼儿可真小,比个娘们还不如。”

    “”梁爷爷眸色一惊,像是被人戳中了脊梁骨。

    而南宫莫看到了他这个小小的神色变化,他眸光一收含笑喝着茶。

    “你都知道些什么”梁爷爷不再是排斥的语气,而是紧张了。

    南宫莫唇角轻勾笑而不答,只是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我全知道了,流传的版本与真实的版本,不知道您想听哪一个呢”

    梁爷爷不由得握紧了拳头,脸色变得有些难堪

    “好了,您也不必这样,我今天来不是谈你俩的,是谈我和诺琪。”南宫莫做为晚辈,语气也蛮恰当,他轻叹了一口气说道,“爱情它有时候就是这样没道理,希望您可以理解,您也是过来人啊。”

    梁爷爷像是被他刺激到了,还沉浸在上一段话题里,他似乎走了神。这时,谁也没有注意到一条银环蛇正从花丛里吐着舌头蜿蜒而出,优哉游哉地朝老人坐的位置爬去,阳光正暖,这条蛇有目标性地开始缠绕上老人的脚,轻轻地缠着绕着老人下意识地垂眸一看,“啊

    蛇”他吓得猛然站起身,藤椅都差点撞倒,桌上的茶水因为大弧度的动作而洒了一地

    南宫莫起身绕过桌子,他犀利的目光看到蛇朝老人小腿狠狠咬了一口

    “啊”一声惨叫传出

    南宫莫毫不犹豫地扯住蛇尾迅速将其逆时钟绕着圈蛇嘴几度想咬他

    老人吓得不得了。

    南宫莫将蛇绕下后用力甩上地面,这里没有别的工具,他狠狠甩了七八下溅出的毒液沾到了他的皮肤上,那是一种麻麻的冰凉的触感

    这时管家也闻声冲出来,“怎么啦怎么啦”他心急如焚

    南宫莫几秒便将蛇给摔死,他再次断定,“这是银环蛇有剧毒”

    此时梁爷爷已经瘫坐在椅子里,他疼痛难忍地紧掐着大腿,咬紧了牙关,嘴唇变了颜色。

    “去医院要去医院”管家见事不妙,可是又突然想起,“糟糕,司机刚出去了怎么办莫总”

    南宫莫二话没说横腰抱过了椅子里的老人,“去开车门”

    “是”管家心有余悸地看了地面鲜血四溅的银环蛇一眼,连忙朝法拉利冲去。

    “梁爷爷,您忍一忍我马上带您去领御”刚抱着老人走出没几步,南宫莫自己眼前突然一黑,他停步拧眉摇头,两秒后恢复正常,吃力地抱着老人朝法拉利冲去

    梁爷爷虽然老了,可身子魁梧着呢,这样一个公主抱也是很吃力的。

    车门拉开,南宫莫将神智渐渐涣散的老人塞入车里

    梁老爷子想对他说点什么,可是张着紫色的嘴唇就是发不出音,一双圆睁的眸子始终盯着他。

    “您别激动,保命要紧”南宫莫交待,然后让管家赶紧坐进去。

    自己迅速绕回驾驶室,他第一时间发动了车子。

    法拉利还没开出梁氏院子呢,南宫莫脑袋剧痛,眼前又黑了几秒,他拧眉拼命地摇头保持清醒

    几秒后,他突然发现握住方向盘的双手颜色不对劲,难道他也中毒了

    他没想太多,立马拿出手机拨通了盛誉的号码,右脚踩下油门

    此时盛誉正在天骄国际总裁办公室里,他在和司溟讨论着孩子办满月宴的时候该给员工们放什么福利以及一些相关的事宜。

    手机响起,盛誉对司溟说,“稍等,我先接个电话。”他拿出手机看到来显,起身朝落地窗走去,并滑过了接听键,“喂。”

    “盛哥,我和梁老爷子都中了蛇毒,好像是银环蛇,现在在去领御的路上,麻烦让顾之帮个忙”

    “你还好吗”盛誉皱了眉,听他语气不太好啊。南宫莫强撑着,喉咙紧得难受,“还行,我在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