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毒萌双宝:父王,娘亲又改嫁啦! > 章节目录 第242章:他眼睁睁的看着她——葬身火海!
    第242章:他眼睁睁的看着她——葬身火海!

    为什么?

    为什么他就不能够像她的哥哥那样的……相信她。

    南宫璇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深吸了一口气,别再想他了,她杀了他的皇兄,如今又劫持了他的母后,他们之间结束了,真的结束了。

    南宫璇将太后丢到了马上,自己也跃了上去,刚开始还担心自己出来会被围攻,甚至有躲藏在暗处向她下毒手的弓箭手,如今她的哥哥们将她的后顾之忧都给断了,一群文官根本伤不得她,只要逃出去,从此天涯海角,永不回来。

    “你这妖女,你放开哀家。”太后被丢上马,差点儿颠的她将泔水都给吐上来,尤其是现在南宫璇还骑着马带着她在穆京的大街上狂奔。

    而身后,追着一大群的文官,可是他们本就是些文弱书生,更有大半是上了年纪的,根本就不可能追的上骑马的南宫璇,只能在马匹后呼哧呼哧的喘气,大叫。

    然后,就在南宫璇劫持着太后策马狂奔到了城门的时候,原本漆黑的城门口,突然亮起了无数把火把,瞬间就将城门照的亮如白昼。

    南宫璇被这突如其来的亮光,刺的微微眯起了双眼,抬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当她适应了那亮度,放下了手,睁开了双眼时,站在她面前的是她最想见到,却也是最不愿再此时见到的男人。

    穆寒御!

    她就知道,他会出现的。

    “哑儿,放了本王的母后。”穆寒御手里拿着一把弓箭,低沉清冷的声音在夜空中回响了起来,南宫璇静静的望着他,突然露出了一抹微笑,将手掐在了太后的脖子上,轻笑道,“如果我说,不呢。”

    “哑儿,你最好别逼本王。”穆寒御垂下了眸子,南宫璇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却再次感觉到了他隐忍的杀气。

    他又想杀她?

    他居然又想杀她了。

    南宫璇咬着唇,将那即将涌上来的眼泪狠狠的咽了回去,不哭,不准哭,有什么好哭的。

    明知道他会这么做的,明知道的,你为什么还要难过?

    南宫璇别过了脸,将心底所有的痛全都忍了下去,望着穆寒御露出了一抹微笑,她不哭,她绝对不会再当着他的面掉一滴眼泪的。

    “穆寒御,要是我逼你呢?你是不是想杀了我?你不是早就想杀了我了吗?为何还在那里站着?”

    “哑儿,你当真要这般逼本王!”穆寒御终于抬起了头,他的双眸已经赤红,整个像是处于极度痛苦的野兽,双眸之中滴出了鲜血。

    南宫璇静静的望着他那染上了血色的眸子,心狠狠的被刺痛了一下,他竟如此恨她,恨的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南宫璇很想笑,她越笑越开心,越笑越大声,这就是她喜欢上,却不敢承认自己喜欢上的男人吗?

    为什么,为什么都是这样的?

    难道真的和她三妹说的一样,她们三姐妹不管喜欢上谁,都不得善终吗?

    “穆寒御,穆寒御,我逼你?你说我逼你?”南宫璇大笑着吼道,好痛,真的好痛。

    她拼命的忍着,忍着那怎么也止不住的痛楚。

    “噗嗤!”一声利箭刺入血肉的声音,在夜空中响了起来。

    南宫璇低头望住了自己的肩膀,就在她大笑的时候,不知从何处飞来了一把利箭,活生生的刺进了她的肩膀。

    穆寒御的眼底也闪过了一抹震惊和慌张,他手上的箭根本没动,那把射向南宫璇肩膀的箭是从哪儿来的?

    南宫璇却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肩膀,什么也看不到了,心底只有一个声音,他竟然真的对她放箭了。

    真的那么想要她的命吗?

    南宫璇抬起头,望着穆寒御,仰天大笑了两声,夹紧马腹,勒紧缰绳,朝穆京的大街飞奔了回去,她的整个人都在发抖,浑身都在发抖,眼泪顺着凛冽的寒风从脸颊飘落。

    穆寒御,你要杀我。

    寒风凛冽,狂妄而萧飒,太后已经被这来回的颠簸搞的昏厥了过去,而就在南宫璇回身狂奔的时候,穆京的大街上不知何时多出了很多官兵,手里拿着火把,搭着弓箭正在等着她。

    南宫璇勒紧了缰绳,马匹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叫声,她驾马朝零一二个方向跑了去。

    直到,到处都是围堵她的兵马,南宫璇带着昏厥的太后躲进了一处院落,藏在了一个房间里,她不可以死的,就算穆寒御再想让她死,她都不可以死的。

    宝宝,她不能让她的宝宝还没出世,就陪着她一起离开。

    肩膀上的血还在往外流,南宫璇望着那把箭,心痛的竟不觉得自己的肩膀有多痛了。

    伸手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咬紧了嘴唇,硬生生的将那把箭给拔了出来,鲜血四溅,痛,还能再痛一点吗?

    只要再痛一点,她就能忘记一切了,能把这一切的一切都忘记了。

    她没有想到,即使她躲在这里,也依旧能在短短的一盏茶的时间里被找到,被外面的人包围。

    太后是她唯一的砝码,她不想死,一点儿也不想死。

    她还有孩子啊,她怎么可以死?

    撕裂了衣角,将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下,将太后从地上抓了起来,她不能死!

    绝对不可以!

    她可以活着出去的,她一定可以活着逃出去的!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外面的人竟会放火逼她出去,当火光燃烧起来的时候,她讷讷的站在那个狭小的院落内,手里还抓着穆寒御的母后。

    她不知道是谁下命令放的火,只是望着那通天的火光,南宫璇的笑了,笑的恍若彼岸的罂粟花般,漂亮的让人不敢直视。

    她看到了穆寒御冲进来的身影,他就站在院子内,而她抓着太后站在院内的一个房间里,火势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哑儿,快放开母后。”穆寒御焦急着冲着南宫璇大叫道。

    南宫璇望着他那万年不变的脸上露出的心痛焦急的表情,低头望了眼自己怀里的太后,不由得笑了,他叫她……放开他的母后。

    虽然知道,他不会救自己的,可是,南宫璇还是抱着一点点的希冀,希望他对她有一点点是真心的。

    所以,她带着太后朝火势最猛的地方走了去,然后将太后放到了地上,而她自己朝着另一边走了去。

    突然想起了一个世人最常问的问题,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当她亲眼在火光中看着穆寒御朝他的母后飞身而去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傻,很傻很天真,置身在火海之中,她的心却是前所未有的冷。

    该死心了,对他的心,在这一刻,彻彻底底的,死了。

    南宫璇突然觉得有点儿累,甚至自私的想,就这么死了也好,死了就什么也不用想了。

    她闭上了双眼,任由火势在她的身上蔓延,她真的累了,真的不想再继续了,就这样吧,就这样结束这一切吧,然而就在火光燃烧到她的身上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开始浮现了无数陌生的画面。

    那是她曾经梦到过的画面,只是这一刻,那不再是梦境,而是她真实的记忆。

    是她藏在记忆深处,被她遗忘的记忆。

    在记忆中,她看见一个火红色的身影朝她飞奔了过来,那个人叫,魏钦亡。